資訊中心

學史守初心 農投擔使命丨長征路上的中秋

時間:2021-09-23 08:54:46
從1934年10月,中央紅軍秘密渡過于都河,踏上兩萬五千里的漫漫長征開始,到1936年10月,紅軍三大主力勝利會師于甘肅會寧,其間紅軍戰士們度過了兩個中秋節。在緊張的行軍過程中,他們在中秋節這天做了些什么,他們是否曾抬頭望見那一輪高懸天際的圓月,借由紅軍戰士們當年寫下的長征日記,我們可以具體而微地了解到他們的生活場景。

1935年的中秋節
今天可見的幾種已經出版的長征日記中,最為著名的當屬蕭鋒的長征日記。蕭鋒十二歲就參加了中國工農紅軍,平生歷經大小戰役一千三百多次,1961年晉升少將,晚年致力于將自己六十多年的日記整理與出版。蕭鋒的長征日記完整記錄了中央紅軍從江西出發直至到達陜北的全過程,具有很高的史料價值。
1935年9月12日,也就是這一年的中秋節,時任紅一軍團直屬隊總支書記的蕭鋒在日記中寫道:

晨出發,經巴拉奠、岸哇、納高到阿夏鄉宿營,行程八十里。這一帶青稞麥長得較好,籌糧比較方便些。三軍團還在我們后面,要發揚友愛互助精神,籌的糧食,除一部分自己吃外,其余留給三軍團用。

在經過了危機四伏的草地后,紅一軍團行走在甘南藏區內。這時,紅軍面臨的主要困難是糧食緊缺。對于廣大長期生活在南方的紅軍戰士而言,青稞其實并不容易消化,但在糧食緊缺的情況下,他們只能依靠青稞果腹。紅軍在籌糧時十分注意遵守群眾紀律,蕭鋒在同年8月31日的日記中說:“籌糧時,要嚴格遵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群眾不在時一定要打借條?!?/section>
這些要求紅軍戰士嚴守紀律的話并不只是說說而已,違紀者是要受到嚴肅處理的。蕭鋒在同年9月4日的日記中說:“軍團直屬隊召開軍人大會,檢查紀律。工兵連二排長孫胡才,多吃了點糧食,又丟了二十斤麥子。在此困難情況下,糧食是生命,太不應該了。為嚴明紀律,軍團首長決定從嚴處理?!?/section>
蕭鋒這一天的日記中,沒有關于中秋的只言片語。但在紅九軍團供給部部長趙镕的日記中,我們知道了他在這個傳統佳節的所思所想:

今日天朗氣清,終日無云,但白露已過,秋風徐徐吹來,使人感到涼意。我動員縫紉班加快工作進度,把各單位送來的羊皮,盡快做成背心,同時還發動各科、運輸隊和監護連的同志一齊動手,撕羊毛,攆毛線,加緊織成背心。

今天是中秋節,晚上月色皎潔,但部隊駐扎在藏族地區吃飯都困難,更無賞月之談,似乎大家都已忘了這個傳統節日。

紅九軍團在紅一、四方面軍懋功會師后,改為紅三十二軍,屬于由朱德、張國燾領導的左路軍,由于張國燾拒絕北上,根據趙镕日記的記載,紅三十二軍自本年7月6日起至9月17日,一直停留在四川松崗。9月18日,當紅三十二軍離開松崗,眾人興高采烈地以為“要北上過草地和黨中央、毛主席會合”,但兩天后即接到返回松崗的命令。紅三十二軍在松崗又停留了一個月后,最終還是被迫南下。
在北上與南下的紛爭中,加以糧食緊缺的窘迫,紅軍戰士又有誰能在這中秋之夜生起賞月的雅興呢?
1936年的中秋節
趙镕的長征日記,一直記錄到1936年10月14日。1936年9月30日,趙镕在甘肅成縣度過了長征路上的第二個中秋:

今天是中秋節,縫衣工人要求預支工資?,F已讓劉科長將截至今天的工資,外加三天的中秋慰勞費一律發清。各工人均稱紅軍做事公平合理,不像國民黨軍隊對工人一再克扣,使工人難以養家糊口,現紅軍不僅體貼他們的勞動,還增發慰勞費,使他們很感動。

1936年7月1日,紅二、六軍團與紅四方面軍在四川甘孜舉行隆重的會師大會,紅二、六軍團和趙镕所在的紅三十二軍整編為紅二方面軍。趙镕在7月2日的日記中高興地寫道:“今天剛行動不久,就翻越了一座大山??上驳氖侨藗兣瓮丫玫谋鄙辖K于到來了,人人精神振奮,沒有一個掉隊的?!奔t二方面軍7月穿過草地,9月下旬到達甘肅成縣,隨即組織人手做衣服,這則日記可見紅軍對做工的百姓十分關心與體貼。
對于已經到達陜北的紅軍戰士而言,1936年的中秋節又是如何度過的呢?紅一軍團干部童小鵬這一天的日記比平日更長:
今天在我們看來仍是平常的一天,但在老百姓是一個重要的日子——中秋節。

紅大他們今天辦東西過節,昨天就有兩個同學預請我去,又想去但又不好去,最后才去了。吃了八九個菜,最后還有兩個梨子,的確很客氣,我今天參加這會餐真是像出嫁了的女郎回娘家過節一樣,記得從前在家里時,今天正是去接姐姐回來過節的時候。

童小鵬接下來回憶了在福建家鄉過節的場景,做月餅、吃月餅自然是少不了的,但他最感興趣的是中秋之夜回娘家的女人們“篤月姑”,這是一種向月姑卜問的扶乩儀式。童小鵬在日記中對此不免嘲笑了一番,但轉而又略帶傷感地寫道:

想起過去在一塊過中秋,吃月餅,“篤月姑”的父母兄弟姐妹們,也不禁傷心,為什么偏這樣冤枉,把我家里冤枉得家破人離,生死未悉?今日月亮一樣圓,然而親屬在幾方?

這個只有二十二歲的青年想家了。但很快戰友的關懷讓他忘卻了懷親的憂愁,這天的日記提到晚上鄧穎超送來了月餅,“好久沒有吃過的餅子,今天吃一個覺得很有味道,她這樣的好意更值得多謝”。
1936年9月30日,紅二方面軍第六軍團政治部主任張子意的日記只有三行:

給各擴紅突擊隊關于最后突擊周的一封指示信。

寫信給各突擊隊長。

今日病愈而頭甚痛。
所謂“擴紅”即擴大紅軍,這年10月1日至7日是他們規劃的“最后擴紅突擊周”??上?936年9月30日是個雨天,中秋的氣氛淡了許多,而張子意又身體不佳,但他沒有忘記這個節日,他特意在寫完日期后注明“舊歷中秋節”五個字。
1936年的中秋節距紅軍三路主力在甘肅會寧會師只有很短的時間。明月曾照見長征路上紅軍的苦痛與犧牲,也曾照見他們的喜悅與勝利,隱藏在日記中那些個人的思緒與心境,似乎使這輪明月也有了滄桑的記憶,它讓宏大敘事有了溫度、有了生機。


來源:黨史學習教育

編審:侯慶雄  樊成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