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中心

習近平推崇的這些英雄浩氣長存

時間:2021-09-16 11:01:31

      1941年8月中旬,日偽軍7萬多人對晉察冀邊區發起空前規模的大“掃蕩”。9月23日,日偽軍圍攻易縣狼牙山,晉察冀軍區第一軍分區第一團第七連奉命掩護黨政機關、部隊和群眾轉移。9月25日,七連最后留下六班掩護,六班戰士將日軍主力引向狼牙山主峰棋盤陀,與四面包圍的日軍進行激戰。在最后彈盡的情況下,五人集體跳崖。馬寶玉、胡德林、胡福才壯烈犧牲。葛振林、宋學義被樹枝掛住,幸免于難。

      “白刃格斗英雄連”誕生于抗日烽火中,前身是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第一縱隊二十五團八連。1940年8月百團大戰打響,八連所在團擔負破襲正太路,斷敵交通命脈的任務。為抗擊敵人,八連與敵展開激烈的白刃格斗,戰士們用刺刀捅彎了就用槍托砸,槍托砸碎了就用小鍬砍......最終敵人狼狽撤退,八連勝利完成任務。

      1943年3月18日,在江蘇淮陰劉老莊,新四軍三師七旅十九團二營四連82名官兵為掩護群眾安全轉移面對20倍于己的日寇和上百門火炮,浴血奮戰整整12小時,連續擊退敵人5次沖鋒,殺傷敵400余人,最終82名勇士全部壯烈犧牲。

 

      1948年5月25日,我軍攻打隆化城的戰斗打響,董存瑞任爆破組組長,帶領戰友接連炸毀4座炮樓、5座碉堡。隨后連隊發起沖鋒,但突遭敵一隱蔽的橋形暗堡猛烈火力封鎖。面對兇猛火力,董存瑞挺身而出,毅然抱起炸藥包沖向暗堡,用身體做支架,左手托起炸藥包,炸毀了碉堡,以自己的生命為部隊開辟了前進的道路,犧牲時年僅19歲。

       1951年3月,邱少云隨部隊入朝作戰。1952年10月,邱少云所在部隊擔負攻擊金化以西“聯合國軍”前哨陣地391高地作戰任務,部隊組織500余人在敵陣地前沿的草從中潛伏,邱少云是其中一員。10月12日,美軍發射燃燒彈,一發落在了邱少云的潛伏點附近,火勢迅速蔓延到他身上。為了不暴露目標,邱少云任憑烈火燒焦頭發和皮肉,直至壯烈犧牲,年僅26歲。

      1951年3月,黃繼光參加中國人民志愿軍。1952年10月,上甘嶺戰役打響。19日夜,黃繼光所在營奉命奪取上甘嶺西側597.9高地。部隊在接連攻占3個陣地后受阻,黃繼光挺身而出,請求擔負爆破任務。他帶領兩名戰士向敵火力點前進,面對敵人的猛烈掃射毫不畏懼。在多處負傷,彈藥用盡的情況下,為了戰斗的勝利,黃繼光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敵人正在噴射火舌的槍眼,壯烈犧牲,年僅21歲。

      楊靖宇是著名抗日民族英雄、東北抗日聯軍創建人和領導人之一。1939年在東南滿地區秋冬季反“討伐’作戰中,楊靖宇率警衛旅轉戰濛江一帶,最后只身與敵周旋五晝夜,直至彈盡。1940年2月,楊靖宇在吉林濛江三道崴子壯烈犧牲。殘忍的日軍將其割頭剖腹,發現他的胃里盡是枯草、樹皮和棉絮,竟無一粒糧食。

      趙尚志是著名抗日將領、東北抗日聯軍創建人和領導人之一。在白山黑水間,面對日偽軍的瘋狂“討伐” “清 剿”,趙尚志率領抗聯部隊遠征松嫩平原,爬冰臥雪風餐露宿,在極其艱苦的環境中作戰百余次,打破了日偽軍一次次的“討伐”和“清剿”。1942年2月,趙尚志在與敵人作戰時身負重傷被俘,寧死不屈,壯烈犧牲。

      左權是中國工農紅軍和八路軍高級指揮員、著名軍事家。全國抗戰爆發后,左權協助朱德、彭德懷指揮八路軍開赴華北抗日前線,取得了百團大戰、黃崖洞保衛戰等戰役的勝利。1942年5月,日軍對太行抗日根據地實行“鐵壁合圍”大“掃蕩”,左權在山西遼縣麻田附近指揮部隊掩護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軍總部等機關突圍轉移時,在十字嶺戰斗中壯烈犧牲。

      彭雪楓是中國工農紅軍和新四軍杰出指揮員、軍事家。1936年9月,毛澤東親點彭雪楓擔任“特使”,力促國共合作。1936年11月,他第二次接受毛澤東重托與閻錫山進行談判,表達聯合抗日的真誠愿望。1944年8月,彭雪楓指揮所部進行西進戰役,在戰斗中不幸被流彈擊中,壯烈殉國。

      佟麟閣是在抗戰時期壯烈犧牲的一位高級將領。1937年7月7日夜,日軍發動盧溝橋事變。時任北平南苑駐地指揮官佟麟閣視死如歸,堅守南苑。7月28日,日軍發動猛攻。佟麟閣在指揮右翼部隊向敵突擊時,腿部被機槍擊中,但他不顧傷痛仍堅守一線。日軍遭重挫后派戰機狂轟濫炸,佟麟閣頭部不幸被擊中,以身殉國。

      趙登禹在抗日戰爭時期任第二十九軍中將師長?!熬乓话恕笔伦兒?,日軍搶占長城重要關隘喜峰口,趙登禹率部與敵軍展開肉搏戰,用大刀砍出了中華民族的骨氣。盧溝橋事變”后,在鎮守北平南苑的戰役中,趙登禹身先士卒,沖入敵陣,揮舞大刀砍殺日軍,最終身負重傷,壯烈犧牲。

      全民族抗日戰爭爆發后,張自忠先后任第五十九軍軍長、第三十三集團軍總司令兼第五戰區右翼兵團總指揮。1940年5月,張自忠率部在南瓜店附近頑強抗擊日軍,截斷了日軍后方補給線。日軍以重兵對張自忠進行合圍,張自忠力戰不退,與敵搏殺,最后身中7彈。彌留之際,他留下最后一句話:“我力戰而死,自問對國家、對民族、對長官可告無愧,良心平安!

      戴安瀾是中國遠征軍名將、國民黨第五軍二0O師師長。1942年3月,戴安瀾率部赴緬甸參加遠征軍抗戰。同古保衛戰打響后,二O0師全體官兵堅守陣地,勇猛還擊。雖然是孤軍作戰,后援困難,但戴安瀾決心誓死抵御到底。戰斗結束后,戴安瀾在撤退過程中遭敵襲擊身負重傷,在緬北距祖國只有100多公里的茅邦村壯烈殉國。

      1938年10月,東北抗聯第二路軍西征部隊一部在烏斯渾河與日軍遭遇,已行至河邊準備渡河的八名婦女團成員為掩護大部隊突圍,毅然放棄渡河,與日偽軍展開激戰。在背水作戰至彈盡的情況下,她們誓死不屈挽臂涉入烏斯渾河,高唱著《國際歌》集體沉江。犧牲時,她們中年齡最大的冷云23歲,最小的王惠民只有13歲。

      1937年,“八一三”淞滬抗戰爆發后,日軍陸續攻占大場、江灣、閘北、廟行地區,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決定將主力撤至蘇州河以南陣地。10月26日,第八十八師二六二旅五二四團團附謝晉元受命率官兵420余人留守閘北,掩護大部隊撤退。他們于10月27日凌晨進駐蘇州河北的四行倉庫。為迷惑敵人,四行守軍對外稱八百人。謝晉元率部與日軍激戰四晝夜,打退敵人10余次瘋狂進攻,斃傷日軍200余人,史稱“八百壯士守四行”。


來源:共產黨員

編審:侯慶雄  樊成博